<mark id="n9zld"></mark>

      <thead id="n9zld"><video id="n9zld"></video></thead>

      <ins id="n9zld"></ins>

        <b id="n9zld"></b>

            <font id="n9zld"><video id="n9zld"></video></font>
            <b id="n9zld"></b>

              <dfn id="n9zld"><video id="n9zld"></video></dfn>

                十年書劍皆拋卻,一寸丹心半似灰

                作者: 阮一峰

                日期:2007年2月26日

                唐德剛翻譯《胡適口述自傳》的過程中,看到胡適提倡用白話詩取代文言詩,感到矯枉過正。他認為文言詩還是有許多可取之處。

                唐德剛提到1956年6月2日,紐約的華人社區搞了一個旅美華僑”夜游赫貞河大會“,包了一條大游艇在河上開晚會。他當時博士剛畢業不久,大陸也回不去,只好在哥倫比亞大學當講師兼中文圖書館管理員,混口飯吃,自稱”紐約的華裔知識界流浪漢“。

                他在游艇上,看著曼哈頓島的璀璨燈火,想想自己十年前還在國民黨軍隊里當小兵,十年后卻流落紐約,再過十年又不知會怎樣,不由心中感慨,賦了一首舊體詩。

                此詩很長,有300多字。我摘錄幾句,

                夜游赫貞河

                又逐群賢上畫船,笙歌聲里掩烽煙,
                中流最怕憑欄望,家在斜陽那一邊。
                莫向故人話故園,神州事已不堪論,
                十年書劍皆拋卻,慢惹扁舟楚客魂。
                一寸丹心半似灰,錯隨仙子到蓬萊,
                勸君莫論中原事,且乘歌聲舞一回。

                我非常喜歡”十年書劍皆拋卻,一寸丹心半似灰“這兩行,深有同感,覺得學文科的學生命運大抵如此。

                看著這兩行,你有沒有想到另一首詩?

                陳寅恪的《憶故居》:”一生負氣成今日,四海無人對夕陽“。

                最后生成于 2018-7-9 07:41:57

                99爱视频